欢迎来到美国留学网!

服务热线:400-817-8688

美国留学网

没有转不了的学 留学生为爱转学不矫情

发表于:来源于:
  还没出国的时候,发现很多公司都在强调可以帮忙转学,我还以为这是和申请差不多的工程。直到我来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需要找中介,转学其实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初到南密西西比大学,认识了计算机系的大师兄陈明,我一直奇怪他怎么到了两年才算博士第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才敞开心扉,给我们讲起他悲惨的转学故事。

  来美国两年,跟过三个导师换过两个学校

  最初陈明去的是美国北边的一个小城,城市安静,适合读书。但是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掉坑里了——他的导师push得特别厉害,给他的任务特别重,几乎没有休息可言。陈明最初是老老实实做事,想着找机会和导师谈谈,可是在他还未找到机会和导师交流的时候,另外一个学生已经爆发了,和导师大吵了一架,之后就开始着手申请其他学校转学。陈明看势头不对,刚到半年的他也开始默默联系学校,找能给他全奖的导师。

  “其实一般人都不愿意换学校和导师,都是因为不得已而为之。”陈明这么描述他的换校初衷,“我换过两次导师,现在是第三个导师。还换过一次学校,现在待着的南密西西比大学挺好。第一次是因为和导师难以共事,简而言之就是导师push得过分以致无法忍受,索性连学校也换了。”而第二次换导师则是因为导师离开了学校,他就在第二所学校另外联系了现在的这位导师带他,没有再挪。

  “这一圈子兜下来,我发现在美国换学校不难,只要有地方接收你就行,毕竟美国是强调自由的国度。”陈明当时的总结让我记忆非常深刻,所以才有了后面帮助朋友换学校的经历。

  想转学,被原学校各种刁难恐吓

  朋友张雯本来应该是和我们同期抵达美国的,当时我们连房子都帮她找好了,结果临到开学,她才说她的签证出了问题。原来,因为张雯之前上班的单位是做高精尖技术的,很多同事都有美国签证被拒的经历,她也没能幸免。后来张雯灵机一动,联系了个留学中介,留学中介收了她一万多块,搞了个签证培训,然后帮她申请了一所教会学校,没想到还真奏效了,签证奇迹般地过了。

  张雯开始以为自己赚到了,后面才发现这个学校问题多多。首先,她必须要自己交学费,而去之前的学校念MBA是拿全奖,不仅不用交学费,还可以做TA(teaching assistant,助教)拿几百美金的生活费。其次,她发现这个学校基本就是给中国人和韩国人办的集中营,不仅收费奇贵,而且留学生办公室里全是亚洲面孔—中国工作人员接待中国学生,韩国工作人员接待韩国学生。用她的话说,在这里读书,根本就等于没出国。待了两个月后,张雯开始谋划转学,她打电话问了我流程后,准备着手办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张雯犹豫了。开始,教会学校的工作人员故意制造紧张气氛:“那个学校好不好你知道吗?是正规学校吗?”张雯说,朋友就在那里读书,应该没问题。工作人员接着诱导:“你说朋友在那里,你朋友靠谱吗?”一下把张雯问得半天合不拢嘴。于是,张雯开车10小时到了新学校亲身探访。

  长途跋涉的实地考察后,张雯开始按照流程申请。半个月过去了,张雯发现提交过申请没什么动静,就和新学校联系,那边国际学生办的老师却说根本没有收到原学校发给他们的张雯的旧I20。

  I20对留美学生非常重要,这是一份身份认可书,每个学生都有一对一的编号在美国安全局的库里。从一个学校转到另一个学校,需要原学校去注销旧的I20,然后转给新学校,由新学校出面申请一个新的I20号。

  张雯的旧号没有注销,新学校就无法接收她。于是张雯赶紧联系原学校,办事人员居然说早就放出去了,但是张雯再次去新学校确认,那边老师说他们查了,原来是老学校没有注销,也就是没有放她走的意思。这种戏码反复上演了三四次,原学校让她填了几次申请离校的表格,还故意放鸽子、不碰面、不办公。其间还吓唬她:“你要不再继续在这里读吧,不然弄来弄去把你的身份弄丢了,就麻烦大了。”张雯说,当时她真的有想过是不是就在这里读书算了,后来一想,没那么多钱交学费啊。

  在美国,没有转不了的学

  “兜兜,转个学怎么就这么难啊?”张雯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差点哭出来了,我老公当时正好也在办转学,手续非常简单。我立即意识到,这是这个学校的问题,他们靠这个学校的学生赚取学费提成。我让张雯去学生中打听一下,结果不出所料,学生们说,在这个学校就读的学生,除了一个有亲戚在美国的姑娘,就没有成功转过学的。还有个女生更麻烦,学费全部交给了中介,结果中介死活不打钱给学校,弄得她没法上学。在张雯询问的时候,其他同学还冷嘲热讽:“看嘛,让你别折腾嘛,我们说了转不了的,你就是不听,这下麻烦了吧。”

  张雯听了这些话,欲哭无泪。我安慰她,在美国,哪里有转不了学的。去哪里上学,学什么专业,找什么导师,都是每个学生的自由。而且,这些老师的故意刁难和恐吓行为,其实已经够上法庭解决了。

  当时,我们确实想过上法庭,不过一个女孩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也不知道到哪里找律师,怎么找律师。于是,我让她联系新学校,把事情来由原原本本告诉国际学生办的老师,也给新导师讲讲,寻求援助。好在南密西西比大学的老师都很好,他们最后发了一封非常严肃的信件,大意是说:这名学生我们已经录取了,她也愿意到我校来读书,请按照程序处理转学事宜;你们之前的行为是不合法的,无权干涉学生转学的自由,等等。这封信很快就奏效了,原学校在收到这封信没几天,就快速办完了转学手续。

  张雯在确认自己可以转学的那一瞬间,还是有点后怕。张雯担心原学校有她那么多私人信息,会不会报复她。我想说的是,如果真是这样,我估计那学校还怕你到中国去宣传,搞得他们招不了生吧。

  情圣无罪,为爱转学不矫情

  转学这事儿,我和老公也是实践者。

  我们之前待的学校,因为导师离开去了新学校,但是那边没有博士点,只有再找导师和全奖。半年之后,我们终于顺利联系到了新导师新学校,同时也给全奖。刚来没多久,就认识了在这里读研究生的刘小畅。仔细一聊,发现他和我们遭遇类似。他的导师在他读到第二年的时候换了学校,把整个实验室的人都带走了,导师本来也想带他走的,可是他女朋友正好申请了这所学校的研究生,马上就来了。于是刘小畅和导师谈了之后,说自己不准备走了,在系里另外联系了一位导师,准备留在这所学校念完硕士就工作。导师也欣然同意,并表示理解。

  其实,在美国,没有人可以强迫你做选择,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所以,选择喜欢的专业,合拍的导师,喜欢的教学环境,都是学生的自由和权利。如果你发现你的选择不被你自己左右,而被外力控制,那么,请你一定要学会搜集证据。比如,你可以说你在电话里听不太清,请发邮件,或者你说能不能把刚才我们面谈的内容再发封邮件给我,我怕我语言不好,理解有误。这些材料的保留,都可以帮助你在谈判的时候获得更多自主权,因为任何强迫你做选择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必要的时候可以诉诸法律。

[编辑:taisha]